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:为什么欧洲对现代文明的影响这么深 (约翰·赫斯特(John Hirst))

。苏格拉底大可趁机潜逃,说不定那些官员还暗自希望他逃之夭夭,但他却拒绝逃跑。他问:“既然我不能永远活着,那又何必苟且偷生?活着不是目的,好好活着才是。我曾在雅典的法治下过着很好的生活,如今我已准备好接受惩罚。

添加于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上午11:42:14 您在位置 #637-639的标注

即使在今天,教皇依然拥有他个人的领土:梵蒂冈城。城虽不大,但毕竟是他自己的领土,并不是意大利的一部分。

添加于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 下午4:34:09 您在位置 #1370-1371的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