匆匆那年 (九夜茴)

阿丽噶朵狗宰你妈死

添加于 2015年5月5日星期二 上午12:22:37 您在位置 #177-177的标注

纸片可以撕碎,而年少该怎么撕碎呢?

添加于 2015年5月5日星期二 上午8:47:31 您在位置 #1412-1413的标注

“我们都以为长大以后就能真正的永远相伴,于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拼命成长,但是当真的长到足以告别青春时,才突然发现,原来长大只会让我们分离……”

添加于 2015年5月5日星期二 下午11:48:30 您在位置 #2636-2637的标注

她在那会并不知道,所有男孩子在发誓的时候都是真的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违背承诺,而在翻悔的时候也都是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做到。所以誓言这种东西无法衡量坚贞,也不能判断对错,它只能证明,在说出来的那一刻,彼此曾经真诚过。

添加于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上午12:00:49 您在位置 #2752-2754的标注

方茴说:“长大了之后总会学不一样的功课,走不一样的路,遇见不一样的人,我们根本避免不了分道而行的命运。”

添加于 2015年5月7日星期四 下午11:28:10 您在位置 #5431-5432的标注

时间久了互不计较兴许还能做到,但要他们当作什么都没发生,那是根本不可能了。

添加于 2015年5月7日星期四 下午11:42:31 您在位置 #5626-5626的标注

“没点名?没少点名!”宋宁瞪着眼睛说,“第一天政经点名,第二天微积分点你回答问题。我一心软站起来帮你回答了,都怪我平时学的太次,答了半天尽逗大家笑了,驴唇不对马嘴。老师一失望挨着学号就点了我的名,让我补充!幸亏老大反应灵敏,站起来帮我答上来了。所以你记着点啊,以后上微积分,我是你,老大是我,你是老大!

添加于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上午12:31:48 您在位置 #6448-6451的标注

他说他以前很喜欢那种仿佛在天上飞一般的自由,而且他从不担心会迷失,因为他知道,方茴一定会在地面上等着他回来。只要想到一直有这么一个人守着自己,无论飞得多高就都不会害怕。可是后来他觉得自己飞得太远了,远离了那个人的视线会有种畅快的解脱感,但是之后却很迷茫,他找不到陆地在哪里,因而不知道飞行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。

添加于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下午1:21:56 您在位置 #6835-6839的标注

从F中出来,方茴顺着每次和陈寻一起走的路,独自走回了家。一路上她一直想着和陈寻经历的那些事。一起张贴的板报,在东华门城楼下的呼喊,医务室里的凝视,表白心意的纸条,黑板上歪歪扭扭的字,回答是与不是说出喜欢她的电话,玻璃丝编的手链,反着穿的校服,贺卡和河马牛的玩偶,署名石和贴着银色桃心的拨片,她家楼下第一次牵起的手,春游时买的吃的,游行时画的标语,红色的集体舞T恤,破碎的米链,地坛天桥上血色的拥抱,1999年最后一天的初吻,耐克杯的比赛,为她写的《匆匆那年》,高三后黑色的分离,逃课去医院看病,德芙心语巧克力,散伙饭那天唱的《信仰》,申奥成功在长安街上飞奔的单车,青龙峡前的篝火,军训时的子弹壳,十一六天的一封邮件,学校里的争吵,最后的分手…… 每一件事曾经都那么清晰,但现在想起来又那么模糊,方茴无法抓住任何一点的 过去,更无法想象一丝一毫的未来,她只能走在满天飞雪中,肆无忌惮地尽情流泪。

添加于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下午1:44:34 您在位置 #6984-6993的标注

“有一天你会忘记我,投身于新的爱情放纵在她的世界;有一天你会有一个美丽的妻子,可爱的孩子;有一天你会忙碌在纷繁的人群中,忘记年轻时的梦想;有一天你我会擦肩而过,但却辨认不出彼此;有一天你会偶尔听到我的名字,却记不得我的模样;有一天你会终老于病房,到死都不再想起我。因为属于我的,将随着我的生命一同消失。”

添加于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下午4:45:27 您在位置 #7514-7517的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