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帝国:第一部黑色裂变 上卷 (孙皓晖)

财富与享受如果远离权力,人们只会说你是个富商而已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00:04 您在位置 #464-465的标注

七大国中,有四个是新世族夺权建立的——齐魏赵韩;一个是山高水远先自立而后被王室认可的——楚;只有燕秦两国是正式册封立国而一脉相延的诸侯国。燕国是西周的开国诸侯,秦国是东周的开国诸侯,燕国比秦国恰恰老了整整一个时代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下午11:02:48 您在位置 #627-629的标注

一个国家,若处处在这种细节游戏上较真儿,无疑已经是衰老了,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更大价值的东西去计较了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下午11:29:14 您在位置 #767-768的标注

作为一国之君,可以不纳其言,却无论如何不能伤其心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下午11:04:06 您在位置 #1416-1416的标注

“以财图大计,以才治国家。老父商家入相,正是如此。”

添加于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上午1:29:56 您在位置 #3378-3378的标注

命蹇事乖,

添加于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上午1:32:39 您在位置 #3401-3401的标注

为商之人,其智不足以通权变,勇不足以任决断,仁不足以明取予,强不足以有所守,虽欲学我术,终不告之也。”

添加于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上午1:37:24 您在位置 #3438-3439的标注

古人云,冬有雷电,夏有霜雪,然则寒暑之势不易,所谓小变不足以妨大节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下午8:20:33 您在位置 #4180-4181的标注

深刻的思虑是孤独的审视所产生的,大行赖独断,不赖众议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下午11:38:16 您在位置 #4524-4524的标注

“计国事者,当审权量。说人主者,当审君情。谋虑情欲,必出于此。士虽有圣智,非揣摩细究,真情无所索之。此,谋之本也,说之法也。错其人,勿与语。此,名士择君之道。慎之,慎之。”

添加于 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上午12:00:25 您在位置 #4706-4708的标注

十家一保,五保一亭。

添加于 2017年3月12日星期日 下午11:38:46 您在位置 #5687-5687的标注

蛰伏之期,何足道哉!

添加于 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下午10:48:03 您在位置 #6134-6134的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