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姨多鹤 (严歌苓作品集) (严歌苓)

这是一种性质难定的民间武装,好事坏事都干,抗日、剿匪、反共,取决于谁碍了他们的事,也取决于他们能占谁的上风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下午11:27:54 您在位置 #142-143的标注

小环说:“你可真够驴的,把那老大夫差点吓尿了!”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上午12:04:20 您在位置 #362-362的标注

她正看着的,是个女人透顶的女人——灌足浆汁的皮肉把凸处不知羞耻地腆出去,又在大腿交叉处叵测地收敛,黑暗下去。那是个黑丝绒的诱陷,黑得像谜一样深邃,自天地起始,它诱陷了多少猎手?它可不平白无故诱陷,它的诱陷全是为了最终能分娩出这么一团粉红的小肉肉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1:08:55 您在位置 #487-490的标注

为什么爱一个人爱到这样就不能自已?就要让她(他)疼?恨不得虐待她(他),让她(他)知道这疼就是爱?或者这爱必须疼?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1:25:09 您在位置 #590-591的标注

田野在这时显得特别大,远处什么景物都像是搁置在天地之间。一棵歪脖子槐树,一个草人,一个半塌的庵棚,都成了地平线上的一个坐标点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3:10:12 您在位置 #676-678的标注

世上没有多鹤的亲人了。她只能靠自己的身体给自己制造亲人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11:15:49 您在位置 #887-888的标注

她把手按在肚子上,她得把这个亲人平安无恙地生下来,她可不能死。她要给自己生许多亲人,然后她就再也不是举目无亲的女人了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11:22:15 您在位置 #918-919的标注

她们真正的亲人是她们自己生出来的人,或者是把她们生出来的人,一条条的产道是她们亲情来往的秘密隧道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11:23:51 您在位置 #930-931的标注

每一个小小的亲人都将可能是你的转机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下午11:24:46 您在位置 #936-937的标注

小环气也不出地看着她。多鹤看看小环,拉住她的手,不知是要安慰她,还是从她那儿讨安慰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下午11:37:50 您在位置 #2210-2211的标注

胆敢让他浪费两张电影票钱:一张票买了个空座,另一张买了他一个无魂的空壳,一场电影他的魂全在多鹤那里,不知道电影演的是什么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下午11:55:59 您在位置 #2363-2364的标注

所有的儿戏你不能去生生地斩断,本来儿戏自生自灭,你一斩,它疼了,它反而至死不渝了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3日星期五 上午12:35:45 您在位置 #2644-2645的标注

就像两个早已没了任何隐秘的男女,这一点不浪漫的生理必需只能由他或她一人来为其服务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3日星期五 下午1:13:00 您在位置 #3421-3422的标注

这是个冤案重生的大时代。辩争会招来麻烦的冤案,而不辩争将导致省事的冤案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3日星期五 下午1:32:29 您在位置 #3597-3598的标注

一个人的彻底绝望是有气味的,一定有,不然黑子怎么嗅出来了,寸步不离地跟着她?

添加于 2015年4月4日星期六 上午12:52:13 您在位置 #3992-3993的标注

她让他每天晚上九点的时候想着她,她也会在同一时刻想着他。他和她在那一刻专心专意地看着心里想出来的对方,这样,他们每天晚上的九点,就见面了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4日星期六 上午1:12:17 您在位置 #4153-4154的标注

他也看着地面。两人常常这么看对方:看着地面上,或空气,或心里的某个点,看见的却是彼此。最早他们也这样。飞快看一眼,马上掉转开眼睛,再把刚刚看到的在心里放大,细细地看,一遍一遍地看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4日星期六 上午1:12:52 您在位置 #4157-4159的标注

亲人和亲人间,不打不成交,打是疼骂是爱,事后把一切当成笑话,和解多么省事。

添加于 2015年4月4日星期六 上午1:31:33 您在位置 #4335-4336的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