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掉思维里的墙:原来我还可以这样活 (古典)

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添加于 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 上午1:23:59 您在位置 #337-339的标注

愿上帝赐我一个平静的心,去接纳我所不能改变的事物;赐我无限勇气,去改变那有可能改变的东西;并且赐我智慧,去辨别这两者的差异。

添加于 2015年6月22日星期一 下午11:46:47 您在位置 #1008-1009的标注

《异类》

添加于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上午12:12:28 您在位置 #1633-1633的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