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乎周刊・北上广深的年轻人(总第 110 期) (知乎)

在区域经济学中,Zipf 法则描述的是在一个国家,其人口数量排名第二的城市,是排名第一的城市人口的二分之一;排名第三的城市,是排名第一城市人口的三分之一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下午1:28:33 您在位置 #921-922的标注

我没有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,但是,我没有去过自己不想过的生活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20:13 您在位置 #1075-1075的标注

文明发展基础的一部分是靠粉碎其原有的社会结构来重建新秩序的,这是一个需要深刻讨论的问题,它超越亲情,无关牵挂,更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26:08 您在位置 #1143-1144的标注

一个普通人要想运筹帷幄,提前看到未来的出路,除非他生活在一个极其稳定的,几乎一成不变的年代。人们各司其职,各得其所,没有变革,没有挑战,当然也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。——几十年前,个人服从国家安排,服从组织分配,那个年代差不多就是这样,可以一眼望穿自己的人生去向。组织会帮你安排好一切:吃食堂,住宿舍,孩子在大院里从小玩到大,上子弟学校,学习不用太拼,长大反正是接父母的班。生于斯,老于斯,说来也是很美好。但这个年代已经过去了,留下我的祖父母这一代人,迷惘而失落。几年前我还在为房子发愁的时候,我姥姥就觉得很费解:「你都考上北大了,这么优秀的人才,国家为什么不管你?」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36:12 您在位置 #1284-1289的标注

但他们的问题在于,不愿意直面现实。必须依靠一个幻想中的、带有确定性的、完美的未来,才足以支撑他们奋斗下去。从心理感受上讲,这样当然会安全很多。但这种安全感是虚妄的,是饮鸩止渴,一旦得不到这种虚幻的保障,就感觉现实寸步难行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37:46 您在位置 #1302-1305的标注

对未来的期盼,人人都有。但是历朝历代,不会有人相信「我盼望的,就一定能实现」。唯独今天这个时代,也许是有太多人致力于提供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了:学习、沟通、恋爱、生子、教养、职场、创业……都搞出一套一套的教程、方案、成功案例,连出门吃个饭都有按口碑排序,旅个游都能搜出最佳线路,跟朋友见个面都要打开手机记入日程,在工具理性主义的全面围攻下(加上技术的不断升级),人生好像已经变成了电脑上的思维导图,一个可以拼装拆解的模型。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:「我可以为我的未来找到一个最佳解决方案」。这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幻觉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38:23 您在位置 #1305-1310的标注

看不到未来在哪,但还能坚持向前走,沿途偶尔还能乐呵乐呵。能做到这样的,了不起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39:37 您在位置 #1321-1322的标注

借用弗洛姆的说法,安全和自由不可兼得。你想要生活得更自由,就必须承担相应的不安。

添加于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上午12:39:55 您在位置 #1324-1325的标注

在未来的 20 年,如果说上海是纽约,北京是伦敦,广州是洛杉矶,深圳是硅谷,杭州是巴黎,南京是华盛顿,苏州是费城,武汉是芝加哥,重庆是首尔,成都是东京,郑州是法兰克福,青岛是汉堡,济南是慕尼黑,大连是圣彼得堡,沈阳是莫斯科,天津是阿姆斯特丹,长沙是底特律,合肥是匹兹堡,南昌是多伦多,厦门是米兰,鄂尔多斯是迪拜… ——那么谁会是第五城呢?

添加于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下午10:33:55 您在位置 #462-466的标注

我们身处一个资本主义的大时代,中国经济崛起的时代,我们一定要看清这个社会的发展规律,找准自己的定位,才能有美好的将来。

添加于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下午10:41:14 您在位置 #545-546的标注

大浪淘沙,留下来的永远只是那些适应市场环境,不断学习与进取的精英。你或者看到了他的狗屎运,但是你却没有看到狗屎运背后的努力:

添加于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下午10:42:04 您在位置 #554-555的标注

想要获得个人前途的成功,我们首先就要尊重这个社会的发展规律,然后适应它,发挥自己的能力特长,获得成功。

添加于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下午10:42:22 您在位置 #557-558的标注

我永远记得,每年都有那么几个瞬间,我走出地铁站,觉得这是一座希望之城。

添加于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下午10:58:09 您在位置 #1078-1079的标注

世界有多大,不过是由自己为自己设的边界。

添加于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下午11:01:27 您在位置 #1116-1116的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