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个寡妇 (严歌苓)

买得起,买,买不起,饿着,光想肚皮不受罪,不想想脸皮多受罪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22日星期日 上午1:03:18 您在位置 #243-243的标注

父亲只管往外掏大洋,说我养得起马,难道配不起鞍吗?医生做成了,还掏不出一支排场钢笔给人开方子?母亲也撅嘴,说那笔够家里买粮吃半年了。二十二岁的少勇挑了一支笔便宜,说他中意它。父亲说它太轻,说给人开药方,手上得掂个重东西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下午11:39:11 您在位置 #3294-3296的标注

乱糟糟一个头,皱巴巴一条围巾,灰蒙蒙一双皮鞋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下午11:58:40 您在位置 #3468-3468的标注

朴同志在七十二岁时回想那一天,觉得是很好玩的一件事。当然,他不知道人都是这样,记不住羞辱;痛苦只有变成了滑稽荒唐的事才会给人记住。人要把他一生遭受的羞辱都记住的话,是活不长的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上午12:32:10 您在位置 #3720-3721的标注

朴同志在七十二岁时回想那一天,觉得是很好玩的一件事。当然,他不知道人都是这样,记不住羞辱;痛苦只有变成了滑稽荒唐的事才会给人记住。人要把他一生遭受的羞辱都记住的话,是活不长的。就好比朴同志,假如不具备人共有的那种不记仇的本事,朴同志回忆起来的场面,就不会像个闹剧戏台。人这个不记仇的本事其实是为自己好,对自己有利,不记得自己怎样地惨过,丢过丑,所以他才有脸见自己。有没有脸见人不重要,顶重要的是有没有脸面见自己。所以给害得最惨、受最多侮辱的人,最不记仇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上午12:32:42 您在位置 #3720-3724的标注

黄土让太阳烧烂的伤口受到雨滋润的浓腥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上午1:10:29 您在位置 #4002-4002的标注

她想,二大是听懂了她的意思,回答了她:葡萄,你放心,我不看病是我真活明白,活透了。没了眼,那是老天收走了它们。就让老天慢慢收吧,收一样是一样。所以你叫啥大夫来都没用。老天收人有时一下子收走,有时慢慢收,我这个人,已经给收去一点儿,你非要再从老天那儿夺回来,是办不到的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下午11:20:41 您在位置 #4179-4182的标注

后文写到铁脑妈说孙怀清他爹把读书的机会给了他哥而不是他,他只是会算帐而已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44:05 您在位置 #28 的笔记

葡萄的公公叫孙怀清,家里排行老二,是史屯一带的大户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44:05 您在位置 #28-28的标注

这是一个很必要的设定。有这才会有寡妇,h 有第九个寡妇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46:57 您在位置 #47 的笔记

人群里没有闺女,都是媳妇。闺女们都藏在各家磨道下或水井里,粮食也藏在那里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46:57 您在位置 #46-47的标注

电视剧情节在这个场景上的描述出入很大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2:48 您在位置 #85 的笔记

葡萄还差两步就到男人们面前了。她不走了,对着铁脑说:“还不起来!”铁脑飞快地抬头,看她一眼。想看看葡萄和谁拿这么冲的口气说话。看看她和谁这么亲近,居然拿出和他铁脑讲话的恶声气来了。他发现葡萄盯的就是他。“叫你呢,铁脑!”葡萄上前一步,扯起比她大三岁的铁脑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2:48 您在位置 #83-85的标注

电视剧情节在这个场景上的描述出入很大。而且说到铁脑是比葡萄大三岁的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4:48 您在位置 #85 的笔记

葡萄和铁脑的年龄描述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6:12 您在位置 #88 的笔记

那时她八九岁,他十一二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6:12 您在位置 #88-88的标注

人们这时发现葡萄这女子不是个正常人。她缺点什么。缺的那点东西非常非常重要。就是惧怕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7:30 您在位置 #104-105的标注

人们这时发现葡萄这女子不是个正常人。她缺点什么。缺的那点东西非常非常重要。就是惧怕。这是个天生缺乏惧怕的女子。什么人缺乏惧怕呢?疯子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8:06 您在位置 #104-105的标注

“假如你这样的小姑娘都能舍自己的亲人,救你们的抗日分子,那你们这个低贱、腐烂的民族还不该亡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8:58:57 您在位置 #121-122的标注

“洗衣裳洗出过啥东西没有?”二大问她。 她回过头,看着二大。二大心里一惊,这闺女怎么这样瞅人?二大回避了她直戳戳的眼睛,心里却懊恼;回避什么呢?我怕她?我心里亏? “没洗出过啥东西来?”他看着老牛的嘴说。 “啥东西?” “一个小钱两个小钱啊,一件不值啥的小首饰啊。” 葡萄还是看着他。他还是看着一动一动的牛嘴。葡萄猛一醒,抓了长衫就抖,真抖出两个铜板来。 “你看看。”孙怀清说,“有人在考你的德行呢。记着,以后洗衣裳洗出啥也别拿。可不敢拿,懂不懂?”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9:05:06 您在位置 #189-195的标注

此处说到铁脑有个姐姐叫做玛瑙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9:06:30 您在位置 #200 的笔记

出三条枣红小褂,是拆洋面口袋布染的。她说三件褂子有铁脑姐姐一件,铁脑舅家的闺女一件,还有一件是葡萄的。葡萄才十二,孙家的饭尽她吃,吃得早早抽了条,不比铁脑姐姐玛瑙矮多少,只是单薄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9:06:30 您在位置 #198-200的标注

葡萄十三岁那年发花,高烧七天不退。铁脑妈说:“恐怕不中了,看那小脸啥色?盖张纸,敢让哭丧婆来嚎了。”二大却说这闺女命硬,还是到处找偏方,请郎中。第八天黄昏,来了个媒婆,掂了一包粗点心,一丈红布,说是受村西史冬喜他妈之托,来给冬喜去年害痨病死的弟弟秋喜订鬼亲。她拿出秋喜的八字,说葡萄比秋喜大三岁,女大三,抱金砖,就等葡萄一咽气,把鬼亲成了,两家也图个吉利。媒婆嘴皮翻飞,手舞足蹈,说秋喜是史家三个孩子里顶孝顺,顶厚道的,结成鬼夫妻也会听葡萄的,啥事也是葡萄做主,受不了气。二大说做主是做主,就是做了鬼葡萄也歇不成,还得天天得给她男人晒尿片子,秋喜可真敢尿,一尿尿到十一岁。二大是戳穿史家撒的谎:为了能和葡萄结上鬼亲,史家把秋喜的年龄谎说一岁。媒婆也不尴尬,笑着说,人家就是看中葡萄勤快,能呗!二大又戳穿她:其实史家是图葡萄没娘家,没人跟他们多争彩礼,两丈布的彩礼就省下一丈来。媒婆把点心和一丈红布掂了回去,第二天加了一包点心,又来了。二大说她白跑腿,葡萄还没断气呢。媒婆说反正她没事,院子里坐坐,等等,说说话。二大叫她别等了,要等得等六七十年;六七十年后,葡萄还像魏老婆儿那样跪在秋千上比赛。史家等不及葡萄了,把魏坡一个死了六年的闺女说给了秋喜,成了鬼亲。史家给秋喜娶鬼媳妇那天,雇了个逃荒来的响器班子,全村孩子跟着跑。冬喜出来迎鬼新娘的空花轿,经过二大家时,看见鬼一样瘦的葡萄已经坐在院子门口纺花了。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9:08:57 您在位置 #207-219的标注

葡萄觉得身体下面不带劲,手摸一下,她自己的汁水滚热地打湿了厚厚的麦草。她和铁脑头一次同房怎么和这次不一样呢?铁脑妈托了铁脑的姐姐玛瑙把洞房里的事给她说过一遍。玛瑙板着脸跟个教书先生似的,让她怎样给男人行方便。她说到过这水儿,她说你要是得劲身子里就会出来水水,你要是喜欢他,他还没咋你,那水水儿就会汪出来。葡萄想,原来真是这样;她和朱梅光站着你瞅我我瞅你,棉裤就湿了。朱梅都觉出来了,完事之后他拉着小风箱问她:你吃过葡萄没?

添加于 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上午9:24:10 您在位置 #386-390的标注